更多栏目

历史追踪
遗迹探寻
人物专访
历史文献
专著推介
资料荟萃
英雄事迹
大事记
纪念活动
老干部书画作品集
当前位置:首页 > 更多栏目 >  英雄事迹
英雄事迹

尘封40年的赫赫战功

发布日期:2019-09-06 | 浏览次数:

卄世记九十年代初,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扩建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有关部门决定增设“抗美援朝空军馆”。空军党委、空军首长对这项决定非常重视,司令员王海上将、政委朱光中将决定:由空军副司令员林虎中将、空军副参谋长葛文墉少将、空政副主任冯永生少将负责直接领导这项工作,空军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装备技术部机关有13个业务部局参与了布展筹备工作。1992年2月2日,空军政治部向空军团以上单位发出通知,征集抗美援朝期间的史料和文物。1992年7月15日,空军抽调了布展陈列专业人员组成 “筹展办公室”,由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原主任王公圻大校担任顾问,空军第八研究所副所长秦长庚大校担任筹展办公室负责人,负责“抗美援朝空军馆”的编辑、设计、制作、布展等全部组织管理工作。

注:美空军规定:每击落5架敌机为“一料”,麦克康奈耳共击落16架,为“三料”,居美空军之首。
1993年7月25日,秦长庚在抗美援朝空军馆接待空军英雄张积慧
在整理空军参加抗美援朝作战的历史资料、编辑陈列大纲时,空军第一航空学院沈自力教授和空军第六飞行学院邵福瑞教授发现了一件过去从未披露的史实:1953年4月12日的空战,空15师飞行员蒋道平击落一架美空军F-86飞机,该机驾驶员是美军39位王牌驾驶员的首席――约瑟夫•麦克康奈耳。后来,经批准将这一战例陈列于空军馆的展墙上,这是一件沉封了40年的历史。当时我们还很低调,没有把故事的原委尽数公开,仅公布了美空军的首席三料王牌飞行员麦克康奈耳,于1953年4月12日被我空军击落过。这是一件显赫的战功,最终是怎样揭示真蒂的呢?我做为亲历者,有必要、有责任向社会说明一下这一过程:
整理史料,初露端倪
编辑陈列大纲是根据当代中国丛书《当代中国空军》一书,第一编第五、六、七、八、九章的逻辑编撰的,该书出版是由空军党委常委集体审定的。我们办公室按照这个框架,征集和借用了很多当年的原始素材和资料,发现蒋道平这一战功真蒂,是源于《朝鲜战争中的美国空军(1950-1953)》和《空中威力――朝鲜战爭中的决定性力量》,这两本书是美国官方作为战争总结性史料公开发表的,对于研究美国空军在朝鲜战争中的活动,有重要参考价值。1963年6月,空军党委条令教材编审小组办公室译编这两套书的目的是供师长以上干部研究参考的,说明该书有相当的可信性和权威性。就在《空中威力――朝鲜战爭中的决定性力量》这本书中描绘了美国空军在朝战中的39位王牌驾驶员产生的过程,《朝鲜战争中的美国空军(1950-1953)》一书也有不少叙述。又在squadron/signal publications出版的《米格走廊》一书中查到了介绍这39位王牌(他们称:“米格杀手”)的资料和照片,尤其是这位首席三料王牌约瑟夫•麦克康奈耳,多处叙述他在朝战中于1953年4月12日曾被我方击落跳伞逃生的过程。沈自力和邵福瑞两位教授对这件亊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米格走廊》()一书中介绍39位王牌(米格杀手)的照片
筹展办公室研究决定从这一线索开始,深入挖掘这一战例的详尽史料。王公圻主任曾在志願军空联司作战处任参谋,他熟悉当年空战后的战果评定、文案归档等程序。他指导两位教授去空军挡案馆,查阅了当时抗美援朝作战的全部档案文献。初步对接了我空15师45团1953年4月12日这场空战与麦克康奈耳被击落的史实能构成因果。在15师的战报中叙述了有两位英雄打下敌机的作战过程。一位是飞行员蒋道平于当日07:55击落一架美军F-86飞机;             
蒋道平荣立特等功、授予二级战斗英雄称号       
另一位是大队长马建中于当日07:59也击落一架美军F-86飞机。战后(1954年)空军组织战果评定小组,对当年各师战果申请报告做了再一次的审定,在蒋道平的申报中记载了“当时友军(苏联空军)没有击落敌机”的记录。至此,可以认定麦克康奈耳是被我空15师45团击落的。
马建中击落的F-86是在朝鲜昌城上空,敌机中弹起火后坠落,撞在山上,机毁人亡,判读表中叙述以捡拾的飞机残骸为证。而蒋道平击落的F-86是在朝鲜龟城附近上空,敌机中弹后滑向黄海,蒋道平眼见敌飞行员跳伞脱离机舱,落入黄海。《朝鲜战争中的美国空军(1950-1953)》一书第819页,描述了麦克康奈耳4月12日被击落跳伞营救的情况。《空中威力――朝鲜战爭中的决定性力量》一书第255页,讲述了4月12日早晨,麦克康奈耳跳伞落入黄海,6分钟后,被美空军H-19型直升机救走,并附有照片说明。至此,可以锁定,美空军这位王牌驾驶员是被我空15师蒋道平击落的。 
1953年4月12日 08:03美军H-19直升机救起麦克康奈耳
严谨对待,低调问世
鉴于以上查证结果,筹展办公室拟将这一战例编辑到“抗美援朝空军馆”设计小样中去。这是一件大事,《当代中国空军》一书中有蒋道平战功的描述,却没有美空军麦克康奈耳的败绩对应。因此,我起草了一篇题为《关于在抗美援朝纪念馆空军馆展示空15师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美第51联队王牌驾驶员麦克康奈耳史实的请示》报告,这份报告经过王公圻主任的认真修改后,于1992年12月14日,呈报给空军葛文墉副参谋长和空政冯永生副主任。12月22日,报告转呈至林虎副司令员处,他批示:“可以认定麦克康奈耳被我击落,至于是被谁击落的需有确琢事实,不要轻易作结论。”我们理解:锁定的事实可以填入我空军的战例中,公诸于空军馆的陈列墙板上,功劳记在谁的头上?事隔40年了,不能草率行亊,这是一个十分严肃的事情,后面还要做深入细致的工作。      《关于在抗美援朝纪念馆空军馆展示空15师飞行员蒋道平击落第51联队王牌驾驶员麦克康奈耳史实的请示》报告稿
击落麦克康奈耳的空战发生在1953年4月12日,按照布展题纲编入了第三部分《加打一番》里,排在韩德彩击落美空军哈罗德•费希尔的战例之后,陈述是比较低调的,没有与蒋道平的战例对接。1992年12月28日,空军党委常委139次工作会议上审查了《抗美援朝空军馆》的布展小样,我汇报时叙述了这个战例在版面上的编排意见。         1992年12月28日,秦长庚向空军党委常汇报抗美援朝空军馆布展方案
林虎副司令员专门陈述了他对我们筹办关于这一战果的请示的处置意见,常委们一致认可了这套布展小样,也包括了对蒋道平战例的陈列方式。所以,1993年7月25日,重新扩建的抗美援朝纪念馆开馆时,空军馆里陈列的空军战史就是这个版本。
会后,林副司令员当面对我说: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吿诉蒋道平同志,将来把事实全部弄清楚之后,由组织上履行一定的程序来确认这一史实。由此可见,空军首长和机关处理这件事情是非常严谨的。
时间推移,渐诸于世
2000年夏天,军事科学院《军史研究》杂志的编辑陈宇同志找到我,向我了解蒋道平击落美空军“首席三料王牌”战果史料的挖掘过程,我介绍了1992年编辑《空军馆》的一些情况。陈宇说他将发表一篇纪念抗美援朝50周年的文章,征集一些鲜为人知的史料加进去,我把写给空军首长的专题报告全文(包括正文和附件的影印件)借给了他,并且向他介绍了空军首长和机关要求的报导口径,请他在公开发表前,文稿要拿给空军机关审查。他专门为此亊去上海采访了蒋道平本人。
2001年第12期《环球飞行》杂志发表了在坪、王薇、孟鹊鸣的文章《蒋道平:美军“首席三料王牌”曾被我击落》,长篇报导了采访蒋道平的过程,蒋道平详细回顾了抗美援朝空战中他击落敌机5架、击伤2架荣立特等功、荣获二级战斗英雄称号的历史,突出的谈到了1953年4月12日空战击落美空军F-86飞机的过程。他说:当时并不知道敌机的驾驶员是谁,文中叙述的史实是后来采访他的记者们疏导的。这是我第一次在公开的媒体上见到的关于蒋道平击落麦克康奈耳的报导。文章作者之一孟鹊鸣是我的好友,在平时的接触中偶然也许谈及过此事。
\
2001年第12期《环球飞行》杂志报道了蒋道平的战绩

最终确认,凝固历史
通过数次与媒体接触后,蒋道平也认为这个沉封了40余年的史实可以确认无误了。2001年初,他亲自给空军首长和机关写信,陈述了当年这场空战,他所击落的敌方飞行员麦克康奈耳的过程,要求空军机关以某种形式确认这个战绩是属于他的,并且明确表示不要求追记什么战功和奖励,只图明确这段历史的真面目。
时任空军司令员乔清晨上将对此亊十分重视,责令空军司令部作战部负责把此亊办妥。作战部部长马健大校找到我详细了解了1992年挖掘这段史料的经过,并调阅了当时与此亊相关的史料和我撰写的专题报告。9月,作战部召集1992年与此事有关的同志:王公圻、沈自力、邵福瑞、白凤昆、侯家才、秦长庚等同志开了一次座谈会,会上读了蒋道平的信件,马部长要求与会者对当年挖掘这批史料的过程和结论给出明确的意见和看法,并对假设否定的推理进行了认真的讨论,最后统一了意见,写出了座谈会记要,做为处理此亊的根据材料之一。
数天后,作战部又邀请了北空原司令员刘玉堤中将(当年确认战绩判读组负责人)和当年参加过空战的部分指挥人员、击落过敌机的战斗英雄等开了一次座谈会,会后也对蒋道平的战绩给出了肯定的意见。
综合了一系列调研结果,空军司令部作战部写出了报告,呈给乔清晨等空军首长,经空军党委常委讨论决定:“确认您(指蒋道平)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曾于1953年4月12日,在北朝鲜龟城附近空战中,击落了美国空军第51联队16中队王牌飞行员约瑟夫•麦克康奈尔驾驶的飞机。”(空军司令部致蒋道平公函)。随后,2001年10月29日,以空军司令部的名义致函蒋道平同志,确认了他被沉埋了
40多年的赫赫战功。
2001年空军司令部致蒋道平同志的公函复印件
2004年,我与沈自力教授重新编撰了一稿《中国空军抗美援朝史》,将1953年4月12日蒋道平与麦克康奈耳的空战史编入了其中,并把电子版文档全部考给了丹东的抗美援朝纪念馆,请他们在重新布展时,按照这个版本编排。
2006年《环球飞行》杂志第8、9期合刊,整本以专辑的形式发表了我和沈自力编撰的《中国空军抗美援朝史》专题文章,题名为“尊严是打出来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抗美援朝画卷”。文中叙述的蒋道平战例就是被空军司令部确认后的版本。
2009年,庆祝空军建立60周年时,扩建《中国航空博物馆》,我做为布展专家组组长参与了《空军装备发展史》的编辑布展工作,
在第二节“朝鲜战场逞英豪”展墙中,编入了蒋道平击落麦克康奈耳的战例。到此为止,这件沉封了40年的赫赫战功在两座国家一级博物馆里载入了史册,这件工作也最终划上了句号。
                             (2011年8月8日于北京)

(作者:秦长庚,空军装备研究院高级工程师)

链接一:蒋道平
1930年5月出生于安徽嘉山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1946年6月入伍,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解放战争期间曾在华东地区参加过鲁南、莱芜、孟良固、济南、淮海、渡江等重大战役。1950年12月调入空军学习飞行,毕业于锦州第三航校。1952年12月参加抗美援朝作战,空战中先后击落敌机5架、击伤2架,荣立特等功、授予二级战斗英雄称号,曾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多次受到毛泽东主席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历任过航空兵师师长、副军长等职。1983年 离休后定居上海,2010年病逝。
2001年孟鹊鸣同志采访蒋道平时,老英雄描述当年击落敌机的情景。

链接二:麦克康奈耳
美国空军第5航空队第51联队第16中队上尉小队长。全名:约瑟夫•麦克康奈耳(Joseph •M.McConnell),曾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担任美国空军轰炸机驾驶员。参加侵朝战争时飞F-86战斗机,已飞行上千小时。1953年4月12日,空战中被蒋道平击落,此前他曾在朝战中击落我方米格机8架后,6分钟被直升机救起,飞机残骸至今沉落在鸭绿江口。他到日本休整几天,4月16日又返回南韩投入空战,至1953年5月18日止,在7次空战中又击落米格机8架。至此,他共击落我方飞机16架,成了“三料王牌”排于侵朝美空军39位“王牌”之首。5月18日空战后麦克康奈耳被召回国。于1954年他在试飞新机F-86H时,因飞机空中故障坠毁而身亡。
麦克康奈耳和他的12910号座机,机头上喷涂有他妻子美丽布奇(Beauteous Butch)的名字


1953年5月18日,麦克康奈耳最后一次空战返航落地走下战机

粤ICP备13045464号
Copyright © 2013-2019 抗美援朝历史研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baiyening@126.com 地址:惠州市演达大道12号海燕玉兰花园E栋2层21号 邮政编码:516000
共有 人访问过本站